猎奇新闻
当前位置: 猎奇新闻   >   宇宙奥秘   >   正文

寻找对其他活性物质具有新效应的化合物之旅!

2018-06-06 16:22外星探索
分享:

在寂静的斯瓦尔巴特群岛海岸,拉玛和埃勒特森走上前来,用从原木和岩石上刮下的藻类填满他们的密封袋。海滩上散布着满是小洞的冰堆;水母躺在沙滩上,就像许多洋红色的睡莲叶一样。后来我会问埃勒特森和拉玛怎么知道要到哪里寻找,以及他们正在寻找什么。埃勒特森试图解释他们的方法,但承认也受到实际环境的严重制约,根本无法控制。 “蒂波总是在漂流圆木上寻找真菌,这很奇奇怪,”他说着,做了一个孩子般的鬼脸,“但我的意思是,他或许会找到黄金。谁知道呢?”

海默汉森号上,研究人员除了吃饭一直都在工作。早餐是各种各样的粥,鸡蛋,肉类和奶酪,像不寻常的拉斯维加斯自助餐。午餐很丰盛,是像牛排之类的大餐;而晚餐则比较简单,我在睡觉之前往往只会吃一小份碱鱼(Lutefisk)或鲸鱼肉丸。

在沿着斯瓦尔巴德西海岸航行数日之后,我们朝西北方向驶向格陵兰岛和公海,前往耶尔马克高原。虽然北冰洋是世界上最小的大洋,但它的深度可以达到近18,000英尺(超过3英里)。在整个北极圈,海底的高原是一个难得的取样区域。当我们到达耶尔马克时,船员们的日常生活已经很确定了:早上9点,也就是早餐后,整个团队聚集在仪器室这个公共空间。在那里,布满一面墙的监视器显示着各种关于此次航行的更新信息,包括从甲板上传来的捞取海底泥浆的实况视频。在会议期间,埃勒特森穿着他的巡航制服——一件黑色系扣衬衫,下摆扎进黑色斜纹棉布裤,后兜里放着一个蓝色的小梳子——安排好了当天的行程和工作。

来自格陵兰岛、挪威和意大利的三名潜水员无疑承担着船上最艰难的工作。虽然该团队使用水下无人机进行初步调查,但取回标本仍需要人类,大多数时间三名潜水员需要进行多次潜水。每隔几个小时,船员们还会从船的后部拉下拖曳装置的铲斗和爪,从海底挖出一手推车的泥土,然后送到白色塑料桌和等待的科学家那里。

晨会结束后,一半的船员回到他们的卧铺休息,而其余人则开始了持续六小时的采样。下午2点人员轮换。海默汉森号共有六层甲板,船员们休息的铺位散落其中。我的铺位位于船舷上方的甲板层一个没有窗户的角落,有一张封闭的双层床,一个小储物柜和一张长毛绒椅子,长长的一桌从墙面上伸出来。船上顶层甲板上放着几组沙发,舒适而宽敞。每天晚饭后,科学家们会在这里喝茶、编织或闲聊。偶尔接收到卫星信号时,我们会收看挪威的黄金档电视节目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热点排行

相关推荐

为你推荐

猎奇
首页